你曾经“山寨”吗?

你曾经“山寨”吗?


曹津源


  读上面的标题,有的同学能琢磨出问句的大概含义,有的同学可能会一头雾水。问题就出在这“山寨”上。
  《现代汉语词典》:“山寨,设有防守栅栏的山林;设有防守栅栏或围墙的山区村庄。如苗家山寨。”以此解释题目中的“山寨”,无法说通。原来,“山寨”近两年成为网络语言,越来越火。它源于沸沸扬扬的“山寨”手机风波,是一种由民间IT力量发起的产业现象。现在流行的“山寨”一词,据称原指那些没有牌照、难入正规渠道的小厂家、小作坊,有“小型、小规模”甚至有点“地下工厂”的意思,主要特点为仿造性、快速化。它所涉及的范围迅速由手机扩大至各种领域,成为一种“山寨”文化、“山寨”精神。“山寨”文化深深打上了草根创新、群众智慧的烙印,但也因为经常打“擦边球”而招致非议,其意义也由“模仿”“仿制”泛化为“盗版”“假冒”“克隆”等等。如果追溯绿林好汉占山为王,躲避政府管理的古代“山寨”,可以发现眼下的“山寨”与它还真有点形象化衍生的关系呢!
  如今,“山寨”大有滚滚而来之势,物可以“山寨”,春晚可以“山寨”,人也可以“山寨”——因为“山寨”的“核心技术”不就是高仿嘛,那么模仿明星的招牌动作,模仿明星的独特造型,“山寨人”不就问世了嘛!于是有了“山寨版周杰伦”“山寨版周华健”,不一而足。昨天上网,发现北京奥运“鸟巢”居然也被“山寨”了(一位民间人士按比例缩小用农村常见材料制作),那照片还真像,难怪网民戏称:“这才是真正的鸟巢呢!”网上还有一条消息称:“山寨足球队PK国足并不是恶搞,而是想真刀真枪地踢一场,打败国足……”这里的“山寨”似乎又有了“非正式”“民间”一类的含义。
  面对“山寨”的“强势扩张”,中央电视台也坐不住了,抓住这一“热词”做了一档专题节目,与观众进行互动探讨。但是有的同学还会问:“这‘山寨’究竟是什么词性的词啊?我们怎么用呢?”让我们先来阅读一段文字:
  “其实我已经山寨很多年!我小时候的书包就是用破衣服山寨的。多数玩具也是用木块、泥巴等山寨的。那个时候我的山寨产品就在小伙伴中牛了一把。小学时最牛的山寨就是用火柴盒、废电池等在课桌里做了一个放电影的电影院,同学们都来排队观看。中学时最山寨的就是用电池和日光灯的镇流器整成一个防盗器,放在课桌里。虽然我课桌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,但没人敢拿,因为有山寨版的防盗器。大学时我山寨的就更多了,嫌学校里的伙食不太好,我就在宿舍里山寨了一个伙食团,同宿舍里的学友下课后就在我这儿排队打饭。总之,山寨的思想在我的心灵深处根深蒂固。”
  这段文字中共出现“山寨”10次,大体上有3种用法:
  一、作名词,有“仿制的(物品)”之意,可以单独用,也可以组成名词性短语“山寨X”,其中的“山寨”代表着一种特性和属性。例如“小学时最牛的山寨就是用火柴盒、废电池等……”一句中的“山寨”作名词用(修辞上是以事物特征代事物,属借代);“那个时候我的山寨产品就在小伙伴中牛了一把”中的“山寨”修饰“产品”,构成名词性短语。
  二、作动词,有“模仿”“仿制”等含意,带不带宾语都可以。例如“其实我已经山寨很多年”中的“山寨”就是“模仿制作”的意思,其后“很多年”是补语,不是宾语;“我就在宿舍里山寨了一个伙食团”一句中的“山寨”就带了宾语“伙食团”。
  三、作形容词,表示模仿程度,前面可以用表示程度的“最”“很”“太”等副词修饰。“中学时最山寨的就是用电池和日光灯的镇流器整成一个防盗器”一句中的“山寨”就属于此类。
  流行网络语言是否具有生命力,关键看它能否经受实践的检验。“山寨”的新用法也是如此。今年3月北京两会期间,某媒体报道说政协委员、著名节目主持人倪萍递交名为《封杀“山寨”》的议案,这条消息一登,立即引起网民大哗,“反驳”言辞激烈。后来媒体又出面纠正,说原来刊登的标题有误,倪萍递交的议案内容涉及面较广,“山寨”文化只是其中之一,而且没有“封杀”之意。由此可见,“山寨”新用法怎样从内涵和外延上作准确的界定,现在时机还不成熟。所以我们初中生可以留心、关注它,写作时在表意清楚的前提下用一次“山寨”(打上引号)“幽默”一回也无妨,但一定要注意适度,不要滥用,不要太“前卫”,例如“这玩意山寨吧”“我山寨,我快乐”之类的句子在考场写作中还是暂时不要用。本文的题目《你曾经“山寨”吗?》也很“另类”,那是为了引出“山寨”的新义,引起读者注意而作的一次幽默性引用,笔者并不想提倡这样的用法。


来源:语文报·中考版第336期

拟人,动物因此而迷人

拟人,动物因此而迷人


曹津源


  科学小品《旅鼠之谜》《大雁归来》都运用了拟人笔法,使这两篇文章达到了知识性、趣味性和抒情性的统一。
     一、拟人使动物凸现个性。
  两篇文章在叙写和说明时,都通过拟人笔法彰显所写动物的特性。《旅鼠之谜》一文在说明旅鼠第二个难解之谜时,用“吵吵嚷嚷”、“似乎……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似的”、“天不怕地不怕”等一般用于人的语句描述旅鼠的奇异行为特征;在叙写第三个难解之谜“死亡大迁移”时,作者又用了“一声令下”、“前赴后继”、“奋勇前进”、“全军覆没”等拟人词语凸现旅鼠“不可思议”的个性;文章还用“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敢死队”与集体自杀的旅鼠群作比较,以使读者加深理解。《大雁归来》一文大量运用拟人动词描写大雁的叫声,使读者不仅如见其形,且如闻其声。例如写大雁飞向沙滩时的鸣叫是“向久别的朋友低语”、“问好”;飞向玉米地觅食的叫声,出发前和返回前是“辩论”,回来落地后是“低语”——“论述食物的价值”,这就把大雁鸣叫时各不相同的声音特征表现得声声可闻,清楚明白。
     二、拟人使动物充满趣味。
  科学小品要增强可读性,必须做到语言有趣味而不枯燥。两篇文章运用拟人辞格的具体写法有三:一是拟人化称呼。《旅鼠之谜》一文在叙说旅鼠惊人的繁殖能力时,用了“儿子、女儿”、“孙子、孙女”这些名称;《大雁归来》一文则称孤雁是“丧失了亲人的”幸存者。二是拟人化短语,例如“断子绝孙”、“传宗接代”等。三是拟人化专用语。《旅鼠之谜》一文在说到旅鼠在“歉年”的繁殖时用了“它们的计划生育很严”一句,读到“计划生育”这一专用语,读者都会情味顿生而报之一笑。四是拟人化动词。《大雁归来》一文不说大雁向同类鸣叫而说“发出邀请”,情味盎然;《大雁归来》一文还用“最后发言”、“稀疏的谈论”等动作性词形容四月夜间大雁特殊的鸣叫,这就仿佛使读者参加一个辩论会,聆听或激昂或深沉、或清晰或模糊的发言、争论,感受到动物世界的无穷乐趣。
     三、拟人使动物情感丰富。
  两位作者笔下的旅鼠和大雁,不是单纯地作为说明的对象,而是和谐地依附着某种理念和情感的载体。拟人笔法的运用,正是丰富这种情感的有效方法。当你读到《旅鼠之谜》一文中用“一计不成又生一计”这一拟人语句形容旅鼠的“死亡大迁移”时,你能不感到寄寓其中的惊叹之情?《大雁归来》一文中的这一技法运用得更加出彩。作者称雁群是“家庭”、“家庭的聚合体”,孤雁是“丧失了亲人”的幸存者。在这些人性化了的叙写中,我们分明感受到一种友情、亲情。作者用“大雁都要吹起联合的号角”这一拟人句描述大雁的行为特征,并用“1943年开罗会议人们发现,各国之间的联合是不可预期的”这一句作反衬,表现出作者强烈的爱鸟之情!那种人类应向大雁学习联合意识的理念又是多么值得我们深思!文章结句把迁徙的大雁拟作“诗人”,把它们的鸣叫比作“诗歌”,这不仅将作者的爱鸟之情推向高潮,而且蕴涵着这样的理念:大雁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生气和诗意,它们是人类精神家园的良友、伙伴,人类应自觉珍爱它们,收起“瞄准它们的猎枪”。一句拟人化比喻寄寓如此丰富的思想和情感内涵,这种笔法值得我们写科学小品时借鉴。


语文报初二版第589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