拟人,动物因此而迷人

拟人,动物因此而迷人


曹津源


  科学小品《旅鼠之谜》《大雁归来》都运用了拟人笔法,使这两篇文章达到了知识性、趣味性和抒情性的统一。
     一、拟人使动物凸现个性。
  两篇文章在叙写和说明时,都通过拟人笔法彰显所写动物的特性。《旅鼠之谜》一文在说明旅鼠第二个难解之谜时,用“吵吵嚷嚷”、“似乎……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似的”、“天不怕地不怕”等一般用于人的语句描述旅鼠的奇异行为特征;在叙写第三个难解之谜“死亡大迁移”时,作者又用了“一声令下”、“前赴后继”、“奋勇前进”、“全军覆没”等拟人词语凸现旅鼠“不可思议”的个性;文章还用“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敢死队”与集体自杀的旅鼠群作比较,以使读者加深理解。《大雁归来》一文大量运用拟人动词描写大雁的叫声,使读者不仅如见其形,且如闻其声。例如写大雁飞向沙滩时的鸣叫是“向久别的朋友低语”、“问好”;飞向玉米地觅食的叫声,出发前和返回前是“辩论”,回来落地后是“低语”——“论述食物的价值”,这就把大雁鸣叫时各不相同的声音特征表现得声声可闻,清楚明白。
     二、拟人使动物充满趣味。
  科学小品要增强可读性,必须做到语言有趣味而不枯燥。两篇文章运用拟人辞格的具体写法有三:一是拟人化称呼。《旅鼠之谜》一文在叙说旅鼠惊人的繁殖能力时,用了“儿子、女儿”、“孙子、孙女”这些名称;《大雁归来》一文则称孤雁是“丧失了亲人的”幸存者。二是拟人化短语,例如“断子绝孙”、“传宗接代”等。三是拟人化专用语。《旅鼠之谜》一文在说到旅鼠在“歉年”的繁殖时用了“它们的计划生育很严”一句,读到“计划生育”这一专用语,读者都会情味顿生而报之一笑。四是拟人化动词。《大雁归来》一文不说大雁向同类鸣叫而说“发出邀请”,情味盎然;《大雁归来》一文还用“最后发言”、“稀疏的谈论”等动作性词形容四月夜间大雁特殊的鸣叫,这就仿佛使读者参加一个辩论会,聆听或激昂或深沉、或清晰或模糊的发言、争论,感受到动物世界的无穷乐趣。
     三、拟人使动物情感丰富。
  两位作者笔下的旅鼠和大雁,不是单纯地作为说明的对象,而是和谐地依附着某种理念和情感的载体。拟人笔法的运用,正是丰富这种情感的有效方法。当你读到《旅鼠之谜》一文中用“一计不成又生一计”这一拟人语句形容旅鼠的“死亡大迁移”时,你能不感到寄寓其中的惊叹之情?《大雁归来》一文中的这一技法运用得更加出彩。作者称雁群是“家庭”、“家庭的聚合体”,孤雁是“丧失了亲人”的幸存者。在这些人性化了的叙写中,我们分明感受到一种友情、亲情。作者用“大雁都要吹起联合的号角”这一拟人句描述大雁的行为特征,并用“1943年开罗会议人们发现,各国之间的联合是不可预期的”这一句作反衬,表现出作者强烈的爱鸟之情!那种人类应向大雁学习联合意识的理念又是多么值得我们深思!文章结句把迁徙的大雁拟作“诗人”,把它们的鸣叫比作“诗歌”,这不仅将作者的爱鸟之情推向高潮,而且蕴涵着这样的理念:大雁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生气和诗意,它们是人类精神家园的良友、伙伴,人类应自觉珍爱它们,收起“瞄准它们的猎枪”。一句拟人化比喻寄寓如此丰富的思想和情感内涵,这种笔法值得我们写科学小品时借鉴。


语文报初二版第589期